快捷搜索:

刘志勋先生的区块链传奇

腾讯总裁刘迟平在香港金融技术周刊上与俄罗斯“资金投入沙皇”尤里(DSTGlobal)开创者米尔诺推荐了他的最新看法。

尤里·米纳尔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俄罗斯资金投入者。现在,很多网络公司,如Facebook、twitter、阿里巴巴、小米、头条新闻和美团(meituan),都有Yuri作为早期资金投入的后盾。2010年,腾讯入股DST,并与DST打造了长期策略合作关系。在香港金融技术周的对话中,尤里饰演了一个采访者的角色,并问刘志平在将来的形势下,芬科科技的机会和挑战,密码技术和金融技术。

刘志平指出,中国金融技术现在在世界上独树一帜,其上市非常大程度上是基于在金融范围的后发优势——因为中国消费者尚未培养信用卡消费习惯,为更便捷的移动支付的普及提供了条件。除此之外,中国用户对互联网+的欢迎程度与监管对革新的开放性也是促成这一结果的要紧原因。

金融科技的三大核心功能是增强用户参与感、促进生态系统互联互通和更深入的数据剖析。刘志平觉得,将来10年,所有金融机构都将成为金融科技公司,腾讯期望在与机构、监管机构和用户的合作共赢中饰演合作者的角色。谈到数字虚拟货币,刘志平指出,今天的数字虚拟货币不是加密的,本质上是稀缺的,区块链技术的潜力远远没得到充分发挥。以下是聪明资金投入者翻译的对话全文

它是金融技术的主要组成部分

尤里:你觉得将来5到10年,中国和世界金融技术未来发展趋势是什么?

刘志平:假如大家着眼长远,譬如将来10年,我觉得所有金融机构都会演变成金融科技公司。也就是说,将来金融科技公司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差异会渐渐消失,所以10年后会出现非常大的分化。在将来10年,大家可能会看到一些过去没有的新玩家。同时,我觉得不少金融机构会拥抱金融科技,转为金融科技公司。当然,要展望如此一个将来,大家需要知晓啥是金融技术。

在我看来,金融科技有以下要紧组成部分:第一,当然是技术驱动。它借助科技带给用户更好的参与感。第二点是你需要更一流的技术来连接生态系统的不同部分,从而减少摩擦的本钱。第三点是更好地借助数据来深入知道你的顾客群和更好的风险管理。我觉得以上三点是金融技术在金融体系中应用的基本原则,这将成为将来10年金融企业的核心竞争优势。

尤里:金融科技对整体经济意味着什么?有效地借助全球数据对经济来讲意味着什么?

刘志平:我觉得金融科技的整体影响一定是积极的。消费者将得到更好的服务和更高的参与感;摩擦本钱也将减少,这将使整个系统愈加高效;风险也可以得到更有效的管理。当然,盲目革新可能带来更多风险,因此我觉得监管在这一范围有两个要紧职责:鼓励建设性革新,管理金融技术范围可能出现的风险。

尤里:你觉得将来10年金融科技在主要进步中市场的角色是什么。刘志平:一些进步中国家的状况会和中国很相似。假如他们不打造以信用卡为主的支付方法,或者大多数人没信用卡,甚至没银行竞价推广账户,那样当金融技术到来时,我觉得这部分范围的人将更容易同意金融技术服务。我觉得中国的不少金融技术应用场景可以比较容易地复制到其他进步中国家。

尤里:你觉得5g和物联网等技术革新会在金融技术革新中发挥要紧用途吗?

刘志平:到现在为止,金融服务对带宽和计算效率的需要仍然非常低。我觉得这部分技术可以使将来的金融服务成为可能,譬如非接触式支付、人脸辨别等。然而,很多有关技术已经在市场上得到了广泛的应用。主要的问题是你是不是有足够大的生态系统来在支付步骤中用这部分技术。

数字虚拟货币没加密和稀缺性

区块链的潜力远未得到充分开发

尤里:大家来谈谈数字货币。你觉得将来10年,数字货币在全球经济中将饰演哪种角色?

刘志平:大家还没进入数字货币范围,但我可以给你一些业余的怎么看。我觉得,数字货币为大家提供了三个价值倡导:1。它是一个“电子黄金”,它本质上提供了一个价值存储机制。它绑定到区块链上,同时,在功能层之上,还可以将软件层和信息绑定到区块链上;3、本质上是匿名的,所以在法律以外非常受青睐。展望将来,价值存储总会有需要,但我觉得现在大家无需太多的“电子黄金”,所以只有少数密码货币才能起到价值存储有哪些用途。我觉得区块链是这一范围最有趣、非常重要的部分,但就提供稀缺性而言,它有一个很根本的问题——由于假如提供不受限制,它可以应用于很多不一样的场景。因此,我觉得,虽然现在的数字虚拟货币充分借助了区块链的优势,但本质上没加密和稀缺性,这或有助于将来数字虚拟货币的应用。在匿名方面,森林大时,有各种各样的鸟(市场大时有各种买卖)。有人需要高度看重,但伴随监督力度的加大,匿名性将渐渐被挤压。

尤里:除去数字货币,你觉得区块链技术还能应用于哪种场景?

刘志平:区块链的力量远未得到充分发挥。我觉得区块链技术在将来金融技术生态建设中将发挥要紧用途。

腾讯在中国金融生态中饰演不同角色

但大家的核心原则是成为合作者,而不是一个扰流者

尤里:你觉得腾讯将来将在中国金融生态中饰演什么角色?

刘志平:大家在中国金融生态中饰演着很多不一样的角色。大家提供领先的移动支付平台微信支付,每月直播用户9亿多人,天天通过微信支付完成10亿笔买卖。致力于为用户提供便捷的支付体验,减少商户(尤其是小商户)的收取本钱;。环顾世界,会发现小企业收取资金总是要支付服务费的2%-3%,但在中国,比率不到0.1%,所以微信支付是小企业很划算的寻求方法。大家还有WebBank,我称之为具备银行许可证的银行合作平台。也就是说,用户的贷款行为将分配给大家的合作银行(现在有60家)。他们可以为大家的用户提供贷款,然后分配利息。同时,大家也对这部分合作银行的违约风险进行了控制。这是本文中一个很成功的模。

大家还有我们的财富管理平台,是中国最好的财富管理平台之一,资产管理规模超越1万亿元。大家也开始打造我们的保险经纪业务。大家将与多家保险公司合作,设计更多的保险商品。最后,大家的云服务为金融机构提供底层技术基础设施和解决方法,帮它们达成数字升级。如你所见,在大家的很多金融科技业务中,大家将自己定位为合作者和技术推行者,赋予行业权力,而不是颠覆者。在这一原则和定位的引导下,大家与监管机构密符合作,高度看重风险管理,这是金融服务和金融市场的重中之重。同时,大家也与大家最好的金融机构合作。大家致力于为用户创造最好的金融服务,而不是盲目扩大规模。

尤里:腾讯也是业内资深的资金投入者。你怎么样概念你在中国和世界的金融技术资金投入方案?刘:在中国,大家的金融科技业务是很有机地进步起来的。大家资金投入的金融科技企业,都是与大家金融科技业务密切有关的企业,如伟中银行。近期,大家在香港成立了融合银行,一个新的数字银行。对于世界其他区域来讲,大家觉得金融科技是一个趋势,有不少机会,但同时大家也很看重市场的当地化,所以大家在全球资金投入一些当地金融科技企业或地区性龙头企业。大家相信地区金融科技领军企业将继续成长,大家也相信大家可以为这部分企业带来技术和经验,帮他们更快地进步业务。

这种时尚病加快了消费者消费习惯的改变

起步晚、用户依靠与开放监管

让国内金融科技革新处于领先地位

尤里:今天,我将与刘马丁(以下简称刘志平)进行对话。我相信大伙都很了解他。对于不认识他的人,我想容易介绍一下刘志平,他2005年加入腾讯,2006年成为腾讯总裁。在他的领导下,腾讯已经成为中国乃至全球非常重要的科技公司之一。今天,大家将讨论金融科技在中国和全球经济中有哪些用途。欢迎来到香港芬科周。

刘奇平:谢谢你,尤里,也感谢资金投入香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非常高兴在网上认识你。

尤里:有一段时间,中国的金融和科技产业并不十分成功。你觉得过去几年中国在这部分范围获得突破是什么原因什么?

刘志平:是的,现在国内金融科技范围很突出,行业很活跃,移动支付无处不在,而且还有非常强的数据驱动的消费信贷服务。我觉得有三个缘由。第一,中国在金融范围起步较晚,长期以来没信用卡作为支付方法。信用卡产生于20世纪50年代,70多年来,在西方打造了强大的生态体系,消费习惯也得到了进步。到现在为止,信用卡仍然是西方社会的主流支付方法。然而,中国消费者常见没培养用信用卡的习惯,因此,当移动支付到来时,它将非常快成为一种时尚的支付方法。第二,中国消费者更依靠互联网+。他们在互联网+上花的时间更多,会用更多的互联网+应用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第三,我觉得中国的监管对革新愈加开放。只须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经营者,当你的革新理念有益于社会,不违反金融法规时,监管者会很鼓励你的革新。以上三点使国内在金融技术革新范围处于主导地位。

尤里:中国金融科技与世界其他区域有哪些根本不同?

刘志平:与世界其他区域相比,中国的支付结构很特殊。大部分国家的支付行为以信用卡为主,而在中国,大家基本上是以移动支付为主。因此,大家的新服务是基于移动支付的。这使得大家的金融技术生态比世界其他区域更具革新性。大家一直在从移动支付进步新的革新金融服务。

更强的用户参与度、生态互联和更好的数据借助率

有益于金融技术的长期进步

尤里:你觉得这一时尚病对中国和全球金融科技行业有什么影响?这一时尚病给金融技术的进步带来了哪些困难和机会?刘志平:中国的状况与世界其他区域不同。关停期间,移动支付买卖量短暂降低。由于不少移动支付场景事实上都是线下完成的,线下活动遭到限制,线下支付自然遭到影响。但在关城后,移动支付金额飞速反弹,现在增长已恢复正常水平。然而,在世界其他区域,这一时尚病仍在肆虐,大家相信金融科技可能会从因城市关闭而增加的网购中获益。

从长远来看,我觉得大家在疫情爆发期间培养的在线消费和数字支付习惯也会对这个行业的进步做出贡献。所以总的来讲,短期内疫情可能会给金融科技带来肯定的挑战,但在将来,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我相信金融科技将继续强劲增长。

尤里:你是在暗示消费习惯的改变会有非常大的影响吗?

刘志平:是的,从中国的例子可以看出,虽然大家的城市关闭时间比较短,但消费者已经培养了网上消费和在线支付的习惯。即便疫情结束,他们更倾向于采取这种购物方法。因此,这种时尚病加快了消费者对这种在线消费模式的同意,而且这种习惯还会继续维持下去。

金融科技将来最大的挑战是怎么样管理革新

新的参与者需要对资本市场维持敬畏,以防止扰乱金融秩序

尤里:你觉得金融技术在继续广泛用的过程中会面临哪些挑战?

刘志平:第一,我觉得金融技术的应用有巨大的机会。整个金融业将受益于上述各种技术。一些新的参与者可能会出现,很多现有些金融机构也将受益于数字化和技术升级,这可以帮它们更好地与顾客互动,管理风险,减少本钱。这部分福利的挑战是什么?主要的风险仍然是怎么样管理整个行业革新带来的风险。当一项革新技术出现时,你是同意还是拒绝?当你选择同意时,你怎么样控制随之而来的金融风险?由于新的革新可能会带来不太在乎风险的新玩家。我觉得,对于市场上不一样的参与者,监管需要拟定一套监管策略,让新的参与者不只为了利益而专注于扩大规模,而是放弃对水平的追求。同时,监管还需要考虑将来怎么样引入革新来维持合理增长。这就是为何我说,大家需要与监管机构更密切地合作,就怎么样制定标准提出建议——在允许革新的同时,让革新置于正确的监管之下。

对于现有些金融机构,我觉得他们在现阶段确实需要拥抱将来。他们拥有强大的生态系统、高水平的行业常识和高超的金融买卖技术。但在将来,他们需要在与顾客打造更深入的联系和更好的数据剖析等范围进行更多资金投入。

尤里:最后,我想问一下腾讯将来的机会是什么?

刘志平:大家已经谈到了腾讯在金融生态中有哪些用途。大家将继续致力于移动消费、消费信贷、资产管理、保险和云服务,但核心原则是,大家应该成为合作伙伴。大家期望以技术解决方法提供商的身份与金融机构合作,通过与机构的合作共赢,抓住新的机会。同时,大家期望借助大家的经验,帮世界其他区域的区域领导者打造我们的金融科技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